慾望歷程1-8   人妻小说 

綠帽這個詞恐怕是絕大多數男人都不會接受吧!現實中,誰也不會想到我會

是一個綠帽男,甚至是綠帽M,其實即使到現在,我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算不算

一個M,因為我現實生活中是比較強勢、甚至有些霸道的男人,但是我也不能否

認我的的確確喜歡受虐帶來的快感。



另外有個不可忽視的現實:我的的確確把我的妻子雙手奉獻給了別人,確切

來說是很多人,但是有一點不能否認,我很愛她。



我就是這樣一個矛盾的結合體,或許「矛盾」這兩個字貫穿了我的整個心路

歷程。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濟南人,也許很多同好都不知道濟南在哪兒,事實上這

個所謂的山東省會,比起小兄弟青島來可差遠了啊,而且在我的印象中,稍微有

名的就是宋朝女詞人李清照,陰盛陽衰啊!不知道這是不是也暗示著我的受虐傾

向的原因呢?總而言之,現在已經三十多歲的我,挺平靜的,得益於父母吧,事

業上也挺平順的。



妻子比我小四歲,是一所高中學校的英語老師,戴著一副眼鏡,一米六四的

個頭,不胖不瘦,給人一種小鳥依人的感覺。我們算是一見鍾情吧,雙方家庭也

很滿意,於是在我二十八歲那年,我們結的婚,第二年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



其實妻子是個很傳統的女人,出身於幹部家庭,她的SM都是我有意無意地

灌輸給她的。本來我以為她可以做一個S,可是無奈她過於柔弱,最終也被我帶

上M這條路,因此我們倆才會做一對夫妻奴。



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彼此懷疑過對方是不是真的愛自己,但是這麼多年

過去了,我們並沒有因為SM而變得疏遠,反而是由於那種「患難見真情」的原

因吧,我們的感情越來越好,在SM以外,我們是週圍人眼裡羨慕的恩愛夫妻,

兒子也在我們的呵護下茁壯成長。



這個「罪魁禍首」的我,很小的時候就對女人的腳有種別樣的感覺,但是基

本上處於一種完全意淫的狀態。直到上大學以後,慢慢地在網上知道了戀足,還

接觸到了SM,才變得一發而不可收拾。曾經一直幻想著找一個女主做妻子,可

是婚姻總是擺脫不了現實,待苦苦尋覓和爭取以後,最終還是放棄了。後來,得

圈內朋友的指點,與其說是找個女S結婚,倒不如找個老婆培養成S,條條大路

通羅馬嘛!只是,沒想到我的妻子跟我是「順撇」,她也成了M。



下面就聊聊我的這個所謂的心路歷程,我不敢說是絕對真實,因為裡面也有

一些是虛構的成份,但是整個主線以及絕大部份都是事實。





(一)



一切還得要從我們有了孩子說起。這個可愛的小傢夥,其實來得並不是那麼

「可愛」,因為當時我和妻子還沒有要孩子的準備,只是由於措施不到位,妻子

懷孕了。曾經也想過要去做流產,但是被雙方的家長痛罵了一頓,沒辦法,就打

算把他給保下來。



妻子懷孕三個多月的時候,因為我們的偷歡,搞得有些先兆像流產的跡像,

可把大家給嚇壞了,所以從那以後我們就再也不敢胡作非為了,這樣的過程一直

持續到孩子三個多月。



在這之前,我的受虐情結,妻子是一點都不知道的。那一年多,我基本就是

靠手和A片還有意淫來滿足,本來對於我來講,做愛就沒什麼吸引力,這樣反倒

正好滿足了我。那個時候,妻子也是由於醋意,怕我在外面胡搞,對我的性慾幾

乎是不管不問,那一年,我幾乎是天天都要,簡直把這一輩子的事都幹完了。果

真,沒想到真當我們想重溫夫妻生活的時候,我卻再也不能雄起了。



後來我們看過醫生,吃了一些藥,見效一般,只能依靠藥物來進行房事,但

妻子擔心吃多了對我的身體不好,所以沒有過於強求,我們倆基本上就處於一種

「無性婚姻」的狀態了。我們都意識到性對於婚姻的重要性,但苦於沒有良策。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妻子在家歇產假,看孩子之餘會上網玩玩,我電腦裡那

些珍藏的島國電影就被她給發現了,只是她只有在我上班的時候偷偷地看,雖然

她自認為很隱秘,但是我回家的時候在迅雷的播放記錄裡都看到了。一個群裡的

同好說,正好藉這個機會讓妻子瞭解,慢慢地培養她,所以我也就充耳不聞,只

是每晚回來「檢查」她的瀏覽記錄。



就這樣過了大約個把月吧,我覺得時機差不多成熟了,一個週末的早晨,我

親吻了正在熟睡的妻子的雙腳,沒想到她猛地驚醒把腳抽了回去,把我都給嚇了

一跳。然後,無論我怎麼哀求,她總是以怕癢、太髒之類的理由拒絕我。



又過了幾天的一個晚上,我喝了一點啤酒,睡覺前有些感覺,我摟著妻子不

停地親昵,慢慢地她也呼吸開始急促,我覺得時機已到,便抽出褲子上的腰帶,

跪在床下,懇求妻子抽打我,沒想到她驚愕的瞪大了雙眼,半天才擠出一句話:

「你不會是個M吧?」



聽到她說出M這個字眼,看來她已經知道SM,我心裡喜出望外,於是不住

地承認,希望她能虐待我。後來我才知道,妻子雖說英語專業,但是多少也懂些

日語的,她看那些島國的片子,比我看得要明白得多,因為我只是看圖,而她可

以認字。



只是,沒想到,她也從床上跳了下來,蹲在我的面前說:「其實,我早就意

識到了,只是一直不敢說,怕會傷害到你的自尊心,」然後頓了頓:「我能理解

你,但是我做不了S,因為我也幻想著被虐。」



晴天霹靂啊!接下來的是我瞪著眼睛。



那一晚,我們倆誰都沒再多說,誰也都沒有再碰誰,只是,誰也都沒有睡踏

實。



時間轉眼到了八月,妻子的產假快到期了,我們把孩子送到父母那裡,因為

妻子工作很忙,以後需要父母白天照料,這樣可以先讓孩子適應一下,妻子也好

在家裡備課。



那一個多月裡,我依舊是早晨七點半離開家上班,晚上六點半到家,妻子為

我準備好可口的飯菜,在家替我打點好一切,當然也會偷偷的看我的電影。偶爾

我會有事找妻子,可是她的手機關機,打家裡的電話也沒人接,倒也不是什麼急

事,晚上回家問妻子,她說是出去買菜或者逛街,忘了帶手機了。妻子的粗心大

意也是由來已久的,我這人也是那種比較大大咧咧的人,所以也就沒有多想。



開學前的最後一個週五,妻子那天要返校開會,可能是由於很久沒有上班的

緣故吧,妻子起得很早,精心打扮了一番,而且穿上一身淺色的職業裝、性感的

連褲襪、五公分的小高跟,很有老師的「範兒」。我開車把她送到學校,看她走

進校園。



我清晰的記得,那天就好像要下雨卻是下不來的樣子,就像男人得了前列腺

病一樣,出奇的悶熱。中午快十一點了,單位也沒什麼事情,我就打電話給妻子

想送她她回家,可是手機又是關機,我以為她在開會,就直接去學校接她,可是

傳達室的保安說,老師們都散會了,親眼看我妻子離開學校有一會兒,按說差不

多到家了吧!於是我又給妻子打手機,還是關機,打家裡的電話,沒人接聽,一

種不祥的預感籠罩著我。



我直接回到家,心情非常差,一個人躲在書房,雖然很熱,但是連空調都忘

了開。



大約三、四點吧,我聽到開門的聲音,我彷彿從恍惚中清醒過來,聽見妻子

一邊換鞋,一邊打著手機,聲音不是很大,嘟嘟囔囔的不停地說「是」,還聽到

她說:「老公快回來了,要準備做飯了,先不聊了。」



我悄悄的走到客廳,看到她神色慌張的拿著手機,我心裡已經很明白了,所

有的預料都是真的了。我說:「你是不是要把通話記錄刪掉啊?」



「啊!」妻子突然看到我站在那裡,神情更為緊張了,手機都差不多要掉了

下來,「我……」妻子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此時,我倒是有種謎底揭開的感覺,心裡反倒踏實了,我轉身坐在沙發上,

心平氣和的說:「你自己解釋一下吧!」



妻子快步走了過來,半跪在我的面前:「對不起,對不起,我一直想告訴你

的,但是……」



「但是什麼?」我語氣加重道:「你在外面有人了唄!」



「嗯,我知道我錯了。」妻子哀求道:「求你不要告訴家人,我再也不跟他

聯繫了。」



「那好,你自己說說吧,你們認識多久了?」



「一個多月了。」



「見過幾次了?」



「今天是第三次。」



憤怒啊,竟然已經跟那個男人搞過兩次了,我居然一點都沒有意識到!我厲

聲說:「第三次?」



「是的,我發誓,今天真的是第三次。」淚水在妻子的眼眶裡打轉,她望著

我,我能感覺出她沒有撒謊,或者說,妻子對我還不會撒謊。



「他是幹什麼的,多大?」



「他是個大學的老師,好像四十左右吧,」妻子咬了咬牙,吞吞吐吐地說了

幾個讓我震驚的字:「他是個S。」



啊?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個男人是個S,那我的妻子豈不是跟我

一樣,也是一個喜歡受虐的M嗎?我簡直無法接受這個現實,但是我現在不能憤

怒,或者說壓抑在心底的那個「綠帽」情結慢慢浮出水面,我一定要弄清楚這個

事實,可是,此時此刻我已經不知道該問些什麼了。



看著跪在我面前的妻子,我發現她早晨穿走的那雙性感肉絲不見了,於是問

道:「你的絲襪呢?」



「絲襪?」妻子自言自語地重複了一句,我看出她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她

咬了咬嘴唇:「絲襪在我的下面……」



「下面?」我冷不丁的也重複了一句,因為當時,我真的沒意識到「下面」

指的就是妻子的陰道。



但妻子可能以為我是故意這麼問她,於是站了起來,分開雙腿,掀起裙子。

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一雙絲襪的兩根腿的部份,分別塞進了妻子的陰道和肛

門,僅有腳掌那一截留在外面。



說實話,我現在記不得當時說的什麼了,只是讓妻子去洗澡,趕快去洗澡,

把自己洗乾淨。接下來,就是聽到衛生間裡「嘩嘩」的淋浴聲。



那個時候,我是很矛盾的,一個是出於男人的尊嚴,一個來自於「綠帽」的

誘惑。我心裡極為複雜,我必須要在兩者中作一個選擇,而我的時間也很短暫,

我一定得在妻子洗完澡前作出這個決定。



妻子穿著浴袍出來了,還是神情緊張,甚至不知道雙手該放在哪兒。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完全清醒了,明白自己要做什麼了:「襪子呢?」



「襪子?」妻子定了定神:「在衛生間的垃圾桶裡。」



「去拿來。」



妻子轉身去衛生間拿出那雙佈滿汙穢的襪子,已經被浸泡得幾乎透明。



「塞到你的嘴裡去!」我命令道。



「什麼?」妻子彷彿沒有聽清楚我的話,或者是,她沒有想到我會這麼命令

她。



「你沒聽懂嗎?」我冷冷地說道:「難道這些東西你會覺得髒嗎?」



「是。」妻子已經完全順從我的命令了,她緩緩地張開嘴巴,那個讓我曾經

熱吻的嘴巴,現在竟然放進了浸滿她和別的男人的汙穢分泌物的絲襪。絲襪慢慢

地塞滿了她的嘴,撐得妻子的嘴巴已經合不上了。



「過來,跪下!」



妻子跪在我面前,我摘下她的眼鏡,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慢慢地閉上眼

睛,仰面沖著我,我也二話沒說,朝著她白嫩的面頰一陣狂搧。我那時就像一頭

憤怒的公牛,妻子只是會疼痛的哼哼幾聲,並沒有躲避,不知道她是因為贖罪,

還是因為她已經習慣了。



看著妻子那通紅的臉蛋,眼淚已經嘩嘩的流了出來,我又有些後悔了:「好

了,今天到此為止吧!你去把臉洗乾淨,收拾一下我們去媽家看孩子。」



妻子把襪子吐了出來,咳嗽了兩下。她可能是擔心我會把這件事告訴家人,

急忙問道:「不是跟咱媽說好了,明天把孩子接回來一起過嗎?」



「不了,明天我又有安排。」



「那我們……」妻子疑問道。



「我想見見那個男人!」



「不,求你了,老公……」妻子再一次帶著哭腔哀求:「我保證不再跟他聯

繫了。」



「呵呵,你想多了,親愛的。」我冷冷的安慰道:「快收拾一下,要不趕不

上飯點了。」



那晚,我們像以往一樣去爸媽家吃飯,只是妻子有點像犯了錯的孩子,依舊

有些緊張,很生硬的面對父母和孩子。父母也對我們的到來非常高興,並沒意識

到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晚飯後,跟孩子玩了一會兒,我就說有點累了,然後就

開車帶著妻子回家了。



到了樓下,我停好車,對妻子說:「你先上樓,給那個人打個電話,明天見

個面吧!」



「你……你不會做什麼衝動的事情吧?」妻子還是滿臉狐疑。



「你放心吧,親愛的,為了咱們的孩子、咱們的家,我也不會做什麼出格的

事情。」



妻子應了一聲,自己先上樓回家了。



大約過了十來分鐘吧,我鎖好車上了樓,妻子早已在門口等著我,她小聲說

道:「明天上午十點,體育中心的圓緣園。」



「嗯,可以。」我裝作很隨意的樣子:「我先去洗洗睡覺了。」



「嗯,我再打掃一下衛生,給你把衣服洗一下。」



洗過澡後,感覺稍微涼爽了一點,雖然關著門窗,開著空調,但是還是能感

覺到一陣悶熱。那晚,妻子很晚才上床,躲得我遠遠的。



夜裡,一陣狂風過後,終於下雨了,彷彿在我心頭壓抑許久的石頭落地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睡著了……


评论加载中..